欢迎访问吴桥津杨过滤器材厂网站!
主营产品:PT-系列固相萃取柱加工、销售

河北11选5走势图 > 技术文章 >

固相萃取法在毒(药)物分析中的应用

点击次数:117  发布时间:2019-01-16
  固相萃取法,也称液—固萃取法,就是根据液相色谱法原理,利用毒物在溶剂与吸附剂(固定相)间选择性吸附与选择性洗脱的过程,达到分离净化和富集的目的,即毒物样品通过装有吸附剂的小柱后,样品保留在吸附剂上,先用适当溶剂系统洗去杂质,然后再在一定条件下(如不同pH)选用不同极性的溶剂,将待测成分洗脱下来,进行检测,方法简单、快速、经济,取样量小,对环境无污染,且可为自动化操作准备条件。而传统的液—液提取法有很多弊病,如:操作比较复杂,费时; 由于提取时使用大量有机溶剂,危害操作人员身体健康; 其挥发性气体易燃、易爆,很不安全,同时污染环境。另外有机溶剂提取时容易产生乳化使测定结果发生误差。近年来固相萃取技术已成为公安部门法医毒物分析中很重要的一种样品预处理方法。有鉴于此,药物滥用者排泄物或体液中毒品分析的预处理今后也应多从这方面考虑。不仅如此,在药品分析中国家麻醉品实验室已开始将此方法应用于各种不同阿片制剂中微量吗啡的分离。
 
  固相萃取技术的核心是填料。填料种类很多,其中吸附型有硅胶、硅藻土、氧化铝、活性炭等。化学键合相硅胶:正相的有氨基、腈基、二醇基等;反相的有C1、C2、C6、C8、C18、腈基、环己基、苯基等;离子交换的有季胺、氨基、二氨基、苯磺酸基、羧基等。此外,还有苯乙烯—二乙烯苯聚合和二乙烯苯—氮杂环聚合分别制得的多孔性树脂,他们一般为非极性树脂,若带有某些极性基团可为中等极性或极性吸附树脂,其应用特点介于活性炭、氧化铝、硅胶、硅藻土与离子交换剂之间。其中以C18链反相分配层析柱及多孔性树脂适用于生物检材中药物或毒物的分离提取。反相SPE柱国外产品有Analytichom Int生产的Bond Elut柱;Waters公司生产的Sep-Pak柱。国产的有河北津杨滤材厂的PT系列品种。多孔树脂柱国外商品主要有Amberlite XAD系列和日本三菱化成公司的Diaion HP系列,其中XAD-1-XAD-5、HP-0-50为非极性树脂,XAD-6-XAD-8为中等极性树脂,XAD-9-XAD-12为极性树脂。国产品主要有天津试剂二厂的GDX-101-GDX-203系列,上海试剂一厂的401-404系列等品种。
 
  采用固相柱来提取净化生物体液中的微量毒物或自成分复杂的药物中分离有效成分有以下几个步骤:柱活化、加样、柱清洗、柱干燥、样品洗脱、洗脱液进入仪器分析检测。现以几个实例的简单操作步骤具体说明方法的应用。
 
  1 SPE法用于阿片及阿片制剂中吗啡的测定
 
  将阿片粉的稀醋酸溶液通过预先用甲醇—水混合液浸泡后分别用混合液、蒸馏水和pH为9的氨试液冲洗过的C18反相固相柱,加入氨试液将pH调至9,再用水和含甲醇的醋酸液洗,得洗脱液,然后进行HPLC的吗啡测定。
 
  此法与过去阿片中测定吗啡的石灰法相比,无论从人力物力及时间消耗上,其优越性都十分显着。
 
  2 SPE法用于可疑阿片类吸毒者或吸毒者戒毒过程中戒毒情况的检查
 
  采用尿液为检材,将其酸或酶水解液,调到近中性,混以0.05M硼砂缓冲液(pH9.0),通过甲醇、蒸馏水及硼砂缓冲液冲洗过的 C18 反相固相柱[3], 甲醇—水混合液洗柱,甲醇洗脱吗啡,洗脱液用HPLC法检测吗啡。
 
  3 海洛因滥用者尿中单乙酰吗啡的提取和鉴定
 
  尿液加缓冲液(pH9.0),该溶液pH应在8-9之间。通过顺次用甲醇及蒸馏水洗过的C18反相固相柱,用蒸馏水洗柱,加浓氨水,再用蒸馏水洗,柱子通空气使其干燥,用二氯甲烷-丙酮混合液洗柱,洗脱液60℃蒸发,残留物溶于上述混合液中,溶液在65℃充氮蒸发,加五氟丙酸酐(PFPA)试剂衍生化,衍生物用GC-MS进行鉴定
 
  固相萃取技术有时用一种吸附剂的固相柱并不能达到有效成分良好分离和富集的目的,有时需用混合吸附剂,如兴奋剂苯丙胺和甲基苯丙胺可用C8和SCX(强阳离子交换剂)混合吸附剂来分离[5], 效果较好,当酸性、中性、硷性药物混合在一起时, 可采用混合型键合硅胶固相柱来达到分离的目的, 影响提取效果的参数很多,除吸附剂外还有样品的pH值、分析物在吸附剂上保留时的pH、淋洗溶液及样品洗脱液的选择等。总之,固相萃取技术虽然优点很多,如有很强的实用价值,小柱可重复使用。但在实践中要得到良好的分离效果,需花费较多时间去优选操作条件,并且商品化小柱价格也比较昂贵。
 
  参考文献:
 
  1、McDowall RD. Sample preparation for biomedical analysis. J Chromatogr,1989,492: 3-58.
 
  2、Logan BK, Stafford DT, Tebbett IR,et al. Rapid screening for 100 basic drugs and metabolites in urine using cation exchange solid-phase extraction and high-performance liquid chromatography with diode array detection. J Anal Toxicol, 1990, 14(3): 154-159.
 
  3、Drost RH, van Ooijen RD, Ionescu T, et al. Determination of morphine in serum and cerebrospinal fluid by gas chro_matography and selected ion monitoring after reversed-phase column extraction. J Chromatogr, 1984, 14;310(1):193-198.
 
  4、Fehn J, Megges G . Detection of O6-monoacetylmorphine in urine samples by GC/MS as evidence for heroin use. J Anal Toxicol, 1985; 9(3): 134-138.
 
  5、Lee MR, Yu SC, Lin CL, et al. Solid-phase extraction in amphetamine and methamphetamine analysis of urine. J Anal Toxicol, 1997, 21(4): 278-282.
在线客服
河北11选5 河北11选5 爱乐透彩票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 河北11选5走势图 爱乐透彩票 河北11选5 河北11选5走势图 河北11选5
扫一扫访问手机站扫一扫访问手机站
访问手机站